相关文章

从“农民进厂”到“教授下乡”_第AT04版:东莞特刊《辉煌》_ 2018-...

来源网址:http://www.jzlwz.com/

    孔雀东南飞,百万民工下东莞。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东莞经历了“民工潮”的兴奋,也改变了一个个农民家庭的命运。

    如今,随着城市产业的升级,一方面是打工者的素质正在提升;另一方面,东莞对人才优惠政策的升级,以及企业对人才吸引力度的提高,让越来越多高层次人才来到东莞扎根落户。

    与此同时,随着东莞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这座城市教育尤其是高等的教育发展,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在增加,东莞的人才结构,正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进一步改善。

    东莞的崛起,与人的因素密不可分。在东莞升格地级市的辉煌30年里,打工者见证这座城市飞速崛起,他们与东莞本地人一起创造了“东莞奇迹”。回顾这些年,我们可以发现,随着东莞产业结构的改变,支撑东莞经济发展的人也在改变。

    南方日报记者 龚名扬

    “三来一补”让东莞成“打工天堂”

    1989年2月,春节刚过不久,全国各大火车站史无前例地出现以运输农民工为主体的春运高潮,铁道部门深感运输压力,“民工潮”由此得名,并且愈演愈烈。

    当年夏天,广东再次出现民工潮,每天约有五六千人乘火车进入广州。当时民工潮的原因,是许多人听了“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的社会信条而涌向广东。然而今天,没有谁会否认是当时南方经济大动脉的搏动催发了民工潮的形成。

    上世纪90年代初,全国乡镇企业共吸收1.28亿农村劳动力。而来自东莞市劳动部门的统计,从1985年到2005年,东莞外来工数量从15.62万人暴涨至584.98万人,在20年间增长了36.45倍。当年,外来务工者占东莞全市产业工人总人数的95%以上。

    东莞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成为了“打工天堂”。不过,随着东莞制造业的迅速崛起,对用工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当时,作为珠三角地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代表,2004年的缺工潮在东莞也表现得最为激烈,当年甚至有人估算:“珠三角200万工人缺口,东莞占一半”。

    缺工让老板们不得不改善工人的待遇,让离开土地到城市里寻梦的农民对明天有所期待,也促使企业更多地担当社会责任。

    当外来人口与户籍人口出现严重倒挂之后,东莞对外来人口加强管理,同时开始进行制度设计,与外来务工人员共享城市、经济发展的成果。

    有专家认为,东莞必须理顺外来人口与本地人口之间的关系,主要是解决文化认同和归宿感的形成问题,为每一个社会成员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

    产业转型东莞追逐“人才红利”

    这些年来东莞大力推动外来务工人员与当地社会融合,重点在组织归属、政治参与、公共服务、文化认同等方面实现社会融合发展,努力让在东莞的外来工逐步享有与户籍人口同等的就业、教育、医疗、文化等基本公共服务。

    去年,国家统计局东莞调查队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东莞市进城务工人员融入情况整体较好,73.0%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有可能,愿意成为东莞户籍居民”,占大多数;76.4%的受访者“适应东莞的生活”。

    随着智能化改造、新兴生产工艺对劳动力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东莞培育和吸引了一批批大学生走进工厂当蓝领工人,东莞经济发展支撑要素逐渐从“人口红利”转向“人才红利”。

    在劲胜精密的生产车间里,“85后”工程师李勇军拿着平板电脑一边遥控六轴机器人,一边查看中央系统收集的生产数据,为机器人指令的编写做决策参考。李勇军从流水一线普工转型至如今的研发工程师,兼任劲胜精密智能工厂营运部CNC领班,用了4年时间。

    原本的产业工人逐渐转型到技术、研发等岗位,梁宇就是其中之一。用梁宇的话来说,自己是跟着易事特的发展而成长起来的,从起初进入企业担任流水普工到如今晋升为研发中心UPS开发部经理。

    高层次人才聚集改善人才结构

    在东莞进行产业转型的同时,人才结构的最大改变,可以说是对高层次人才的大力引进。

    近年来,新型研发机构已经成为东莞招引高层次人才的重要载体,通过多渠道、多举措,东莞的新型研发机构吸引了大批高端人才来莞创新创业,成为东莞人才高地。

    去年,东莞成功引进15名市创新创业领军人才,涵盖电子信息、智能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等产业领域,其中博士以上13人,硕士2人,包括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德国马普基金获得者、澳大利亚科学委员会优秀青年科学奖获得者等,人才实力强,项目质量高。

    去年,东莞新增3名省创新创业领军人才,总数达到6名;新增3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累计29名,新增人数为近年最多。东莞理工学院刘向阳教授入选2017年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人选名单,其带队研发的百万级加密数据毫秒查询技术国际领先。

    高层次人才加速聚集东莞,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引进数量也达到历年最多。2017年的“东莞高层次人才活动周”,更是列出600多个高层次人才需求。这些高层次人才将扎根于东莞各镇街、园区,被大家生动地形容是“教授下乡”。

    以散列中子源为代表的大科学装置的落户,也吸引了很多高层次人才来莞工作。“80后”教授张书彦,是东莞材料基因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长,这位新任的广东省人大代表,此前是英国散裂中子源最年轻的首席科学家。

    在张书彦供职卢瑟福实验室的同时,全球第四大散裂中子源——中国散裂中子源在东莞正式开工建设。张书彦受邀来东莞工作,2016年,她举家回国,在东莞松山湖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创办了东莞材料基因高等理工研究院。

    与张书彦一样,越来越多高层次人才来到东莞扎根各镇街园区,被形象地称为“教授下乡”。

    一直把人才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资源的东莞,正在加快建设人才强市的过程,迎来人才、产业、科技创新齐头并进、共同出彩的多赢格局。

    ■见证

    开放包容

    是东莞“用人”特点

    东莞多年来在人力资源工作方面,一直抱着开放包容的态度。

    记者采访了在东莞市人力资源部门工作多年的员工,了解到东莞在上世纪90年代初已经在用工方面有所创新,标志是文件《临时工管理规定》出台。当时的国有企业,要不就是有编制的职工,要不就是合同制工。但随着制造业企业的大量涌现,本地劳动力远不足以承担,而外来的进城务工人员又没有身份。

    东莞当时就很聪明,把这些务工者叫临时工。那时候《劳动法》还没出台,也没有什么合同,但东莞承认他是一个“工”。用工业化的劳动管理制度,去管理这些工人。这就冲破了制度的障碍。当时,在东莞的各种企业里面,不分户籍、不分区域,只要企业要你,你就是企业的员工了。

    在人力资源服务方面,东莞也有很多创新的举措。上世纪90年代末,东莞在长安镇的村里面,最早建立劳动争议调解办公室,依托村干部,协助劳动部门做调解工作。

    到了2005年,东莞明确在各个村建立劳动服务站,重点就是解决劳资纠纷问题,由此,市政村三级劳动服务机构成立,建立统一的信息网络,东莞也成为劳动服务最早覆盖市镇村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