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东莞玩具协会称2年内将有1800家玩具企业倒闭

来源网址:http://www.jzlwz.com/

□一大型玩具厂负责人说,说不定自己明天就倒了,现在不能说得太多,免得到时候被人看笑话。

□有人在深圳开了一家厂,他每天都只能吃住在厂区。因为员工不让他出门,怕他一出门就不回来了。

□“现在谁都怕,哪怕是合作过几年的老关系。我的下游客户也让我一月一结,现在资金压力非常大。”

□有些企业选择咬牙坚持下去。“宁愿不赚钱,也要挺过这一关”。

合俊倒下了,标志着玩具业严冬的来临。谁将是下一个?

《每日经济新闻》首席评论员叶檀撰文称,“合俊不会孤独,已经有一半以上的玩具厂商歇业,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倒闭行列”。

今年5月,东莞市玩具协会向前来调研的东莞市政协委员说,当时东莞仍有3800多家玩具企业经营,“不过再过两年”,能活下来的最多只有2000家,另外的1800多家玩具企业会倒闭。

现在看来,这个预测,并不是危言耸听。

东莞玩具的生死之年

东莞素有“世界玩具之城”之称,玩具是其八大支柱产业之一。资料显示,中国生产了全球75%的玩具,广东生产了中国70%的玩具,东莞又生产了广东60%的玩具。

20世纪90年代,东莞的玩具行业开始形成产业集群,90%以上的玩具出口欧美。鼎盛时期,在工商局登记的玩具厂有4000家,还有2000多家与玩具生产相关的企业。

但如今,这一数量在急剧减少。哈一代玩具厂董事长肖森林甚至说,现在能有1000家就不错了,以后更难预测。

来自市外经贸局的数据显示,2005年东莞的外资玩具企业共有639家,2006年为630家,2007年陡降至500多家。

在合俊关门之前,已有太多的玩具厂悄悄倒下了。寮步安年玩具厂曾是东莞最早生产玩具的企业之一,今年春节过后,这家老牌玩具厂悄然关门。

厚街溪头玩具厂是一家上世纪80年代中期落户东莞的老厂,几个月前已经停产了,目前正在办理注销手续。

也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合俊的倒下让同行们三缄其口。一家大型玩具厂的负责人说,说不定自己明天就倒了,现在不能说得太多,免得到时候被人看笑话。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东莞玩具出口5.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5%,为近年来的首次下降。

港商陈木明曾经是东莞最大的玩具商之一,鼎盛时期厂房占地10万平方米,工人数量达到8000多名。如今,他已经转行经营纸品厂。

“今年将是东莞玩具的生死年。”他说,他庆幸自己转行早。

为何有单不敢接?

作为中堂镇最大的玩具厂,开达玩具厂的产品70%销往欧美。万圣节和圣诞节在即,要是在往年,开达玩具工厂早已忙翻了天。如今,这一切都过去了。

玩具生产企业订单的减少,还影响到玩具厂的供货商。中堂利源配件厂是一家专门从事玩具五金配件的小企业。今年,该厂不用再去招工了。老板王小勇说:“我这边的订单少了一半以上,开工只有三成多一点。今年能够保本就不错了。”

不少玩具业者表示,今年的订单少了1/3至1/2,多是短期订单,量也不大,而且来得晚,去得快。光是圣诞树的下单量就减少了三成多。还有玩具商说,今年秋交会第二期的玩具展将是争取圣诞订单的最后机会,如果争取不到,就只有减员停产了。

某玩具厂负责人李先生说,现在生意不好做,公司甚至主动缩减订单,有单也不敢接,接了就亏。

他算了一笔账:公司用美元和港币结算,却要用人民币支付工资、厂租等国内的开支。以前100港币可以兑换人民币90多元,现在只能换80多元,使利润少了10多元。公司生产玩具的材料主要是塑胶,其价格已累计上涨了30%。《劳动合同法》实施后,公司每年要为每个工人增加2000多元的开支。

面对生产成本的大幅攀升,公司却不能提价。东莞市玩具协会的资料显示,2006年以来,玩具成本上升了约六成,但国际玩具商的订单价格仅上涨一成左右,部分甚至维持原价。

“市场还是有的,头号难题还是利润锐减。”有玩具厂负责人说。

召回事件的致命一击

玩具企业成本的增加,还有国际的贸易壁垒和国内的产业政策因素。

去年1月,欧盟关于儿童商品玩具中的化学物质规定正式实施。美国也早就酝酿从今年5月1日起,提高玩具市场准入门槛。业内人士说,这些措施,使产品成本比以前至少提高25%。

国家关于玩具企业3C强制认证的实施也增加了企业的成本,强制性产品认证收费比较高,包括申请费、工厂审查费等。

欧盟的规定提高了产品的检测费和产品成本,使用代用品使玩具成本增加四倍多。这对于一些小型出口企业来说,等于是零利润。

另外,去年发生的大规模中国玩具召回事件,给中国玩具业以致命一击。东莞汉胜木业制品厂就是召回事件的牺牲者。去年6月,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和美国玩具公司RC2联合发出公告,召回RC2公司经营的150万件中国生产的玩具火车,这批产品由汉胜生产。这些玩具火车上“STOP”标识的一种颜色被检测铅含量过高,容易导致儿童铅中毒。2007年8月8日,国家质检总局加大对汉胜的监管力度,暂停其产品出口,责令该厂整改。同日,汉胜宣布结业。

谁还能相信谁?

10月18日,记者又一次来到了合俊集团位于樟木头宝山的俊领工厂,这里仍然聚集着许多人。相比前几日,气氛热闹却不紧张。围在工厂周围的工人们心情平静,只有偶尔有人询问时,才会发出几句报怨的话。反倒是前来招工的企业代表多了起来,他们开着车,摆着摊,让这里看起来像一个招工市场。

前来招工的不仅有来自东莞周边镇区的企业,还有来自深圳、惠州等地的企业。一位来自深圳从事手表制造行业的企业老板说,10月15日他就来招工了。

这位老板需要在这里招200—300名员工。招工传单发出去后,并没有多少人立马同意去试工。他说:“现在招工很难,许多员工对老板都不放心,所以很少有员工会立马签约。”

“我不太相信这些企业了,”来自湖北的小郑说。他在电视上看到报道,说整个经济环境都不好,担心如果进了厂白做几个月,有可能连好不容易攒的钱都要贴进生活费中。

合俊供货商李先生的同行在深圳开了一家厂,虽然做了老板,但每天吃住都只能在厂区,因为员工不让他出门,怕他一出门就不回来了。

供货商也不再相信上游企业。合俊的包装材料供货商林先生说,以前货款一般都是3个月一结,6个月或9个月一结也都行。但现在不行,一定要一月一结,否则就停止供货。

“现在谁都怕,哪怕是合作过几年的老关系。我的下游客户也让我一月一结,现在资金压力非常大。”他说。